村小撤并牵出校车问题 专家吁未配车地区放慢进程

  校车“点痛”并校撤点软肋

  一些代表委员以为村小撤并要配套校车,不具有
条件的应放慢一些

  本是为了提高教诲程度、平衡教诲资源的村小撤并,在实践中带来学生上学保险问题,校车因此成为热门话题,并被写入本年的当局工作报告。

  在(山东)省两会上,部分代表委员以为,并校撤点有利于提升教诲程度,要害是校车配套要跟上。而另一种观点以为,村小撤并在不具有
配套校车的地域,应该放慢一些。

  村小撤并带出校车问题

  2011年,省人大代表、莱芜市钢城区里辛镇南朱家庄小黉舍长崔军华“升了官”,“咱们黉舍如今叫南朱家庄联小,是由原来5个村的黉舍组成的。”

  “合并办学对提高教养程度、优化教诲资源还是有好处的。”崔军华介绍,“合并前有的村小共59个学生、8个教员,没有音体美教员,合并后所有科目都有了专业教员。”

  多年来,崔军华所在的黉舍承担着帮扶偏僻小学的义务,她对偏僻黉舍教诲资源欠缺感受很深,“偏僻的黉舍吸引不住人材,教诲资源集中后对教师自身发展也有利。”

  黉舍合并后,南朱家庄联小覆盖的5个村几乎村村都配了校车。崔军华说,有的村经济条件好,是村群体买的,但更多的村是私人购车后当校车搞经营。“如今,校车保险问题甚至比教养都重要了。”崔军华无奈地笑了笑。

  省人大代表、惠民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张秀葵以为,因为村小撤并,农村孩子对校车的需要越来越大。“之前每个村里基本上都有小学,至少能在本村上到三年级,所以那时候不需要甚么
校车。如今情况不合1了,为了整合教诲资源,搞黉舍标准化建设,孩子的流动性大了,保险问题也变得突出了。”

  省人大代表、无棣县车镇乡五营张家村肖广兰说,在农村,接送孩子上学占用了大量劳动力。“咱们村还好点,村里生齿比较多,从小学到初中都在村里上,临近有些村,怙恃要天天接送孩子。”

  村里买校车问题也不少

  19日,省长姜大明所作的当局工作报告中提到,要“加强校车保险”。目前,我省聊城、滨州、潍坊、威海等部分地域已由当局出资购置了校车。不少代表以为,各级当局应担负起责任,尽快配置校车。

  崔军华以为,如今可鼓励有实力的村落购置校车,当局给予必然的补助,由当局统一办理,比方司机培训、车辆检验等服务由当局统一供应,如许,孩子们有了校车坐,校车保险问题也消除不少。

  但买来校车其实不意味着孩子的上学路就更保险了。省人大代表、济南市历城区金刚纂村党支部书记马广业日前离开济南市市中区陡沟街道办事处丰齐村。这个村落前不久刚购置了两辆“大鼻子”校车,免费接送村里的中小学生。

  马广业以为,解决校车保险问题,丰齐村的做法是种测验考试。“这个村年收入大概有150万元,买来校车免费让学生坐,能够减少保险问题。”

  与此同时,马广业对这种体式格局能否持续下去存在担心。“一辆车每个月的破费是一笔不小的开销,算上司机、油费、维修保养等,一个月要好几万,如果村群体收入有波动,能否维持下去就是个问题。”马广业说,另外,万一校车出了事故,责任怎么分担也是个麻烦事。

  村小撤其实不应“一刀切”

  村小撤并刺激了校车需要,而办理不到位又容易激发保险事故。部分代表委员以为,村小撤并存在值得商议的中央。

  省政协委员、山东建筑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邓相超以为,近年来,各地都在搞并校撤点,攻破了就近入学的格局,当局勤俭了师资、校舍等教诲投入。他以为,村小撤并后,校车的投入就难以避免了。

  省政协委员、齐鲁师范学院山东省基础课程研究中心副主任李红婷以为,黉舍应不应该合并、教养点应不应该撤很难一概而论,有些学生因为黉舍合并后离家远而被迫住校,“虽然师资解决了,但低年级学生对家的情感依赖、民风民俗民情文化对人的养育又被割断了。”

  她以为,各地域应按照生齿、地域等配套黉舍,不能人为地并校撤点,“前不久,泰安市某地打算把初中局部搬进城,开初被叫停,‘一刀切’的撤并解决不了所有问题。”

  有代表和委员以为,在各地没有足够的经济实力为学生供应保险校车的时候,并校撤点的步子无妨
放慢些。(记者 徐洁 李钢)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buzzvira.com